<acronym id="i4egy"><noscript id="i4egy"></noscript></acronym>
<rt id="i4egy"><optgroup id="i4egy"></optgroup></rt>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acronym id="i4egy"></acronym>
<sup id="i4egy"></sup>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sup id="i4egy"></sup>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acronym id="i4egy"></acronym>
探索對現代社會的復雜性理解 2019-09-18 20:12

  《馬克思與韋伯社會理論比較研究》,鄭飛著,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9年5月第一版,定價68.00元

  在當今的思想界和學術界,“現代性”(modernity)是一個得到高度關注并予以反復論辯的主題。相關的定義和研究的文獻多到不計其數。這意味著,現代性問題不僅構成當今諸多理論思維圍繞著旋轉的那個樞軸,而且依不同的立場、視域、方法而來的探討和爭議正方興未艾??梢哉f,現代性問題仍然是我們今天所面臨的重大而基本的時代課題。

  自黑格爾首先將“現代性”作為問題在哲學上標舉出來之后,對現代性的思考隨即又在很大程度上同對黑格爾哲學的占用及批判結合起來,并在馬克思的學說中達到一個至今尚未被真正超越的高峰。如果說思想的實際進程經常采取著海德格爾所謂的“返回步伐”,那么,對于當今世界所面臨的現代性問題的思索往往并不是首先要由我們來重新發明的,因為它們作為源頭和基礎定向,已經在主要之點上包含在馬克思對問題的批判性應答中。在馬克思看來,現代世界是以資本和形而上學的共謀作為本質根據的,正像這一世界是在這兩者的歷史織中生成的一樣。因此,現代世界就從這樣的本質根據中獲得其決定性特征:一方面,它表現為不斷地增長、進步、擴張,海德格爾把這一特征稱之為“進步強制”——生產強制和需求強制;另一方面,它又表現為在一切領域中日益加深的合理化,韋伯和盧卡奇將這一特征主要概括為工具理性(或分析理性)的不斷擴展和極致化。

  鄭飛的《馬克思與韋伯社會理論比較研究》以現代性問題為主軸,對馬克思和韋伯的思想進行一種宏觀的比較研究。該選題具有很強的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從理論方面來說,對馬克思和韋伯的社會理論的比較研究在國內還缺乏總體性的深入;就現實方面而言,這兩者在現代性主題上的觀點對于理解當今的社會現實依然具有極大的啟發作用。對于深入理解、闡述和把握中國道路來說,馬克思與韋伯的現代性批判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不僅是因為所謂中國道路是在現代性取得支配權的歷史境域中展開的,而且是因為現代性本身只有在其自我批判已經開始的地方才可能真正有助于揭示和闡明中國道路。

  該書以馬克思和韋伯的思想及比較為主線,將現代性批判的問題域概括地區分為存在論基礎、意識形態批判、社會關系的“物化”、生產過程的“物化”四大主題。該書不僅分析馬克思與韋伯本身的思想異同,還以所謂“效果歷史”的方式探討了馬克思與韋伯比較研究的思想效應史。作者在經典社會理論的學術脈絡中探討思想的效應史,試圖通過邏輯與歷史的統一,來體現史論結合,論從史出。例如,盧卡奇以“物化”理論為中介,來探尋馬克思與韋伯綜合的可能性視域,并創造性地將韋伯的合理化論題引入馬克思開創的現代性批判的話語傳統中,成為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源頭之一;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技術批判理論以韋伯的“現代性診斷”為起點,可被視為韋伯思想的發揮與延續。全書結構合理,內容豐沛,資料翔實,引證規范系統。表現出作者扎實的學術能力和良好的學風。

  特別有意義的是,該書提出“對現代社會的復雜性理解”這一標識性概念,并將其作為馬克思與韋伯社會理論比較研究的基礎。作為西方古典社會理論的三大創始人,馬克思、韋伯和涂爾干大體上規模了現代社會理論的基本視域。無論是馬克思,還是韋伯或涂爾干的思想,都開啟出對現代社會之復雜性的理解路徑,在這樣的路徑上表現出來的乃是物質因素和精神因素之多重的復雜交織,而絕非是單一因素的考察。作者對這一點的突出強調,表現出敏銳的思想洞察力。

  全書在理論的闡述中既要求總體的視域,又力圖在思想見解上的深化。特別是其“現代性批判的存在論基礎”一章,力圖為整個研究的哲學存在論原則作出闡述,以便對意識形態問題和物化問題的批判性分析奠定基礎,故整個探討顯示出哲學上深入的積極意圖。主要內容之間關系清晰,聯系緊密,并彼此觀照呼應,形成一整體的現代性批判圖景。馬克思和韋伯的思想關系亦通過此一圖景來加以顯現。整本專著所涉及之內容,不是零散的、枝節的,而是完整的和有系統的。因而,該著作不僅體現出嚴格的學術性,而且較多地表現出思想性的一面。

  總體而言,我認為這是一部有理論深度的、優秀的專著。對馬克思和韋伯這兩位大思想家在現代性主題上的比較研究和思想闡發,是有重大意義的;因為現代性主題是我們這個時代之主導性的基本問題。作者在這方面所取得的進展和成果可以說是難能可貴的。

赣州| 湖南长沙| 石嘴山| 馆陶| 宜昌| 湖州| 邵阳| 兴安盟| 启东| 白沙| 日土| 绵阳| 池州| 海东| 绵阳| 汝州| 甘孜| 资阳| 荣成| 迁安市| 瑞安| 鄂尔多斯| 正定| 荣成| 乌海| 张家界| 包头| 仙桃| 禹州| 阿克苏| 龙口| 东方| 汝州| 曲靖| 东阳| 那曲| 肇庆| 公主岭| 吉林| 上饶| 永新| 娄底| 朝阳| 肥城| 大连| 沭阳| 长垣| 迪庆| 红河| 玉树| 宜昌| 琼海| 保定| 泗洪| 济南| 烟台| 项城| 台中| 德阳| 庄河| 遵义| 咸宁| 吉林长春| 嘉善| 娄底| 黔南| 台州| 喀什| 大连| 淮安| 三明| 金坛| 张掖| 邹平| 厦门| 三亚| 东阳| 广汉| 许昌| 鹰潭| 锡林郭勒| 新泰| 衡水| 邯郸| 内蒙古呼和浩特| 伊春| 林芝| 株洲| 广汉| 海西| 新疆乌鲁木齐| 钦州| 鄂尔多斯| 佛山| 钦州| 邳州| 宁德| 福建福州| 邳州| 普洱| 白沙| 鹰潭| 濮阳| 南平| 株洲| 廊坊| 阳泉| 包头| 张家口| 崇左| 衢州| 贺州| 塔城| 中卫| 平顶山| 瑞安| 永新| 白沙| 枣阳| 三河| 仙桃| 昌吉| 怀化| 东阳| 深圳| 武威| 吉林长春| 开封| 双鸭山| 邵阳| 抚顺| 天水| 泉州| 扬中| 泰兴| 江西南昌| 茂名| 黔西南| 海门| 东莞| 伊春| 五家渠| 自贡| 三河| 安岳| 乐山| 邯郸| 平顶山| 吉林| 大同| 江西南昌| 赣州| 临夏| 惠州| 盐城| 扬州| 神木| 常州| 广安| 安徽合肥| 遂宁| 哈密| 图木舒克| 三明| 余姚| 宜昌| 莱芜| 泰兴| 漯河| 高雄| 遂宁| 秦皇岛| 琼中| 商洛| 潍坊| 南平| 朔州| 涿州| 慈溪| 益阳| 随州| 威海| 呼伦贝尔| 崇左| 丹阳| 红河| 余姚| 安阳| 广州| 玉林| 来宾| 镇江| 广州| 齐齐哈尔| 灌云| 泸州| 邹城| 果洛| 宜昌| 贺州| 安阳| 台中| 东方| 遂宁| 中卫| 莒县| 抚顺| 和田| 迪庆| 永州| 湖北武汉| 景德镇| 庄河| 秦皇岛| 宁夏银川| 资阳| 云浮| 泰兴| 黄南| 楚雄| 神农架| 商洛| 徐州| 保定| 遵义| 临夏| 长葛| 营口| 渭南| 汉中| 榆林| 日喀则| 三沙| 上饶| 安吉| 儋州| 张家界| 荣成| 运城| 台州| 淮安| 云浮| 张北| 招远| 攀枝花| 呼伦贝尔| 长葛| 宜宾| 保定| 石嘴山| 茂名| 石狮| 荆门| 那曲| 保山| 滕州| 临夏| 宁波| 丹阳| 台湾台湾| 连云港| 五家渠| 乌兰察布| 济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文昌| 肇庆| 乐平| 芜湖| 安阳| 漯河| 章丘| 宁德| 九江| 安庆| 牡丹江| 日土| 乐清| 济源| 日喀则| 德州| 衡水| 姜堰| 赣州| 霍邱| 泗洪| 涿州| 湘潭| 莒县| 亳州| 葫芦岛| 大庆| 汝州| 保山| 怒江| 大庆| 甘南| 海丰| 眉山| 定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