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i4egy"><noscript id="i4egy"></noscript></acronym>
<rt id="i4egy"><optgroup id="i4egy"></optgroup></rt>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acronym id="i4egy"></acronym>
<sup id="i4egy"></sup>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sup id="i4egy"></sup>
<rt id="i4egy"><small id="i4egy"></small></rt>
<acronym id="i4egy"></acronym>
社會治理思想的新發展——近期社會治理研究中的熱點問題 2019-10-16 08:19

  【摘要】黨的十九大報告在系統分析新時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變遷的基礎上,在第八部分以“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為題,在闡述改善民生與社會治理的同時,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在2014年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第一次把“社會管理”改為“社會治理”,在闡明社會治理創新道路時,以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和源頭治理的邏輯方式進行梳理。社會流動、社會治理與中國夢的互動關系有研究表明,十九大報告專門闡述了社會流動與社會治理之間的關系,并明確指出,“要破除妨礙勞動力、人才社會性流動的體制機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過辛勤勞動實現自身發展的機會”。

  【摘要】黨的十九大報告在系統分析新時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變遷的基礎上,在第八部分以“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為題,在闡述改善民生與社會治理的同時,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圍繞這一主題,結合十九大報告涉及社會治理相關問題的新表述,學術界進行了學習和研究。

  有研究在追溯了社會治理體制的變化沿革后論述說,改革開放激發的發展動力,在短短幾十年內就將中國由傳統社會轉變為現代社會、由農業社會轉變為工業社會、由計劃經濟轉變為市場經濟。在這劃時代意義的變化中,中國社會的基礎,也由熟人社會轉變為陌生人社會。為適應這種轉型,在之前很長一個歷史時期,為達到既激發社會活力,又維持和諧穩定的目的,我們主要以“社會管理”為主配置制度投入。伴隨“單位管理社會”或“單位辦社會”的解體,勞動力結構也由地域化為主轉化為地域化與移民化結合。為管控社會進程、化解社會矛盾、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在社會發育程度較低時,政府不得不接替企業分化的許多社會職能。

  1998年《關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說明》中第一次使用了“社會管理”一詞。2002年十六大報告將社會管理明確為政府的四項主要職能之一。2004年十六屆四中全會形成“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的社會管理格局”。2012年黨的報告在此基礎上又加入了“法治保障”。在2014年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第一次把“社會管理”改為“社會治理”,在闡明社會治理創新道路時,以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和源頭治理的邏輯方式進行梳理。在系統治理中,又著重強調“黨委領導、政府主導”。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報告,適應新時代的新矛盾,重新將社會治理體制表述為“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學界將之稱為“二十字方針”。

  從“社會管理”轉變為“社會治理”,雖一字之差,但其中蘊含的深意已發生本質變化。“管理”注重的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力量的參與,體現的是政府在矛盾化解中的主體地位,但卻難以調動社會其他主體的治理參與積極性,最后不免會形成“單打獨斗”的局面,從而造成較高的治理成本。但“社會治理”強調多方主體參與,強調社會各方力量的綜合配置與協調使用。如果我們一直走政府單方化解矛盾的原有路線,則“信上不信下、信訪不信法、信網不信報”的狀況就難以改變。因此,在新時代的社會治理體制建設中,我們必須明確,只有黨委發揮領導作用,政府作為一方主體,與社會、企業、公眾、個體、法治等協同,才能更好發揮治理資源的配置作用。

  正因為注意到“協同”的功能性作用,有學者在研究中才指出,將“政府主導”修改為“政府負責”,更符合社會治理創新的現代化之路。要“鼓勵和支持社會各方面參與,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自我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的目的,就必須在黨的領導下,將各級政府與其他主體置于相同法律地位,體現出“法治保障”中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則。如果繼續走“政府主導”之路,政府必然在治理中處于“強勢地位”,并為達到行政目的,使用“主導”話語,單方面推進行政行為,要么影響其他社會主體的活動空間、要么自己制定規則自己落實規則,形成新的矛盾生產機制,將“治理”返回到“管理”狀態。需要知道,政府負責的目的不在于政府包打天下,而是負責培育社會、激發社會、形成合力,達到維護社會穩定發展的目的。

  應該說,在社會治理體系與社會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過程中,在“法治保障”前提下的“良性互動”,是建立“良法”、形成“良治”的必要條件。建立“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的重要前提,不僅是政府依法行政,而且是政府依法行“良政”。尤其是地方政府,更應該在行政中考慮到企業、社區、社會組織、社會個體的利益所在,體現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從“人民高興不高興、滿意不滿意、答應不答應”的角度,從各個治理主體良性互動的角度思考問題。在治理實踐中,還要防止將“政府負責”解釋為“政法委負責”,更不能在解決人民內部矛盾中隨便使用警力。治理如果離開了多元主體之間的良性互動,而只為達到行政目標強力推進“單方面作為”,就可能會形成“亂作為”或“暴力作為”,影響改革發展與穩定的協調關系,造成不必要的社會亂象。那種一遇復雜問題,不是想辦法調動多元主體去化解,而是單方面“派維穩”的做法,很容易將小矛盾激化為大矛盾,把短期性矛盾演化為長期性矛盾。所以,社會治理體系與社會治理能力建設是相輔相成的,只有在黨委領導下發揮多元主體參與的良性互動,才能在“維權”基礎上“維穩”,在“維穩”過程中“維權”,充分化解矛盾,以法治思維促進現代化發展。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灌南| 曹县| 湘潭| 澳门澳门| 博尔塔拉| 内江| 大连| 张北| 天水| 广西南宁| 徐州| 开封| 海拉尔| 象山| 垦利| 永新| 乌兰察布| 鄢陵| 中卫| 宝鸡| 临沧| 抚顺| 张掖| 湖州| 霍邱| 秦皇岛| 锡林郭勒| 黄南| 仁怀| 桓台| 楚雄| 商洛| 珠海| 博尔塔拉| 漯河| 慈溪| 靖江| 赤峰| 阳泉| 防城港| 东阳| 兴安盟| 阿克苏| 甘肃兰州| 锡林郭勒| 永新| 哈密| 海丰| 厦门| 诸暨| 定西| 许昌| 禹州| 宝鸡| 商丘| 石嘴山| 临沧| 桓台| 永州| 石狮| 六盘水| 玉林| 肇庆| 肇庆| 燕郊| 晋中| 简阳| 禹州| 大庆| 泰州| 包头| 七台河| 日照| 贵州贵阳| 铁岭| 海门| 龙口| 吉安| 顺德| 廊坊| 高密| 蚌埠| 铜仁| 禹州| 南通| 上饶| 玉树| 七台河| 文昌| 吐鲁番| 安康| 肥城| 宜昌| 许昌| 林芝| 鹤岗| 芜湖| 赤峰| 扬州| 诸城| 邢台| 德清| 诸暨| 芜湖| 台山| 高雄| 莱州| 白城| 嘉兴| 揭阳| 扬中| 济南| 厦门| 新沂| 丹阳| 巴音郭楞| 九江| 邹城| 新乡| 沧州| 淄博| 万宁| 临汾| 章丘| 萍乡| 鹰潭| 廊坊| 安阳| 衢州| 吕梁| 克孜勒苏| 三明| 如东| 丽江| 乳山| 宁夏银川| 招远| 阳江| 赵县| 宁波| 肥城| 昌吉| 昌吉| 凉山| 昌都| 宁波| 黑河| 河北石家庄| 扬州| 五家渠| 怒江| 安庆| 克孜勒苏| 义乌| 新泰| 建湖| 阿勒泰| 如东| 保定| 保山| 三沙| 安顺| 滨州| 包头| 景德镇| 临海| 海宁| 昆山| 四川成都| 舟山| 鄢陵| 张北| 基隆| 运城| 保定| 吕梁| 黔南| 景德镇| 平潭| 德州| 日喀则| 大连| 定州| 咸阳| 宝应县| 青州| 铜川| 石狮| 百色| 大庆| 丹阳| 图木舒克| 仙桃| 锡林郭勒| 阿勒泰| 单县| 陇南| 汉中| 十堰| 自贡| 白沙| 益阳| 包头| 蓬莱| 舟山| 诸暨| 阿克苏| 靖江| 宜昌| 肥城| 崇左| 马鞍山| 楚雄| 上饶| 新余| 云浮| 东营| 如东| 镇江| 亳州| 宜昌| 萍乡| 忻州| 霍邱| 凉山| 霍邱| 昌都| 鹤壁| 清徐| 内蒙古呼和浩特| 岳阳| 内蒙古呼和浩特| 三明| 鹰潭| 昌吉| 鸡西| 乐清| 延边| 长葛| 惠州| 西双版纳| 克孜勒苏| 琼海| 宝应县| 延安| 肇庆| 咸阳| 鹰潭| 信阳| 西藏拉萨| 平顶山| 佛山| 萍乡| 甘南| 辽宁沈阳| 辽源| 衡水| 廊坊| 酒泉| 台湾台湾| 禹州| 辽源| 白沙| 盐城| 苍南| 库尔勒| 荆州| 广汉| 保山| 克拉玛依| 广饶| 天门| 湘潭| 玉林| 来宾| 绍兴| 厦门| 阿坝| 垦利| 河源| 吉林长春| 庆阳| 洛阳| 泸州| 株洲| 万宁| 惠州| 张家口| 固原| 昆山| 运城| 朝阳| 溧阳| 温岭| 广西南宁| 台湾台湾| 项城| 宜都|